【運動員轉身後】前人開闢道路,為的是未來美好-錢薇娟


走在前頭,深信希望就在不遠處

錢薇娟,臺灣女籃最接近WNBA的球員,也是第一位西進WCBA的球員,名聲烜赫的「錢姐」在台灣籃壇中佔有一席無可取代的地位。


在錢姐球員時代,當時的甲組球隊盛況多達8支球隊,雖然隨著時代的演變,今日的WSBL只有4支球隊,但在錢姐眼中仍可以看出,她始終相信女籃的希望就在這片雲彩之後。


-2
(圖:錢薇娟接受採訪)


「今年UBA大專籃球聯賽,不再是某球隊獨霸,群雄奮起,使得競爭力更為強烈;下一屆的WSBL將施行選秀制度等等,女籃的整體規劃與方向都正往進步走去。」錢姐興奮地說著,在她小時候,總是越級在打球,因為沒有分級制度,很多有天份的球員,都能在年輕的時候被挖掘,然而,天才型的球員畢竟是少數中的少數,就以教育的立場而言,錢姐認為這並不是一個好的現象。


今日的國、高中聯賽,甚至大專聯賽、女子超級籃球聯賽,在分級制度的確立之下,使得各層級的球隊越來越多,競爭力越來加激烈,也因為有了一定的競爭力,讓我們看見台灣籃球的逐年進步。


拓荒者不僅開疆闢土,更在人生道路中不斷學習

或許很多人都不知道,錢姐不僅是名籃球國手,她也曾經當過藝人、出過唱片,甚至投入選舉,擔任政府政務官等等,細數她的經歷,當今台灣運動員中真的很難找到第二人。


「大家都會記得阿姆斯壯是第一個登陸月球的人,沒有人會記得第二個。」錢姐用阿姆斯壯的故事隱喻,告訴我們,她其實沒有那麼偉大。


在涉足一個新領域時,挑戰就會接踵而來,對錢姐來說,每次嘗試一個新鮮事物之前,她總不忘自己的本位-我是一名運動員。從不以一運動員而畏畏縮縮,相反地,錢姐總視自己運動員的身份為優勢,認為自己是名戰功赫赫的中華隊國手,豈能因為歌手的發聲訓練、候選人的選舉行程等等挑戰而退卻?錢姐始終保持一貫的正向態度,以學習的精神去面對每一項新的挑戰,以致於她可以成就許多「女籃中的第一人」。


可能我的步伐走得很顛簸,但我還是會走到,而且後面接續的人會把它修正的越來越好。」好比錢姐開創了台灣球員西進討生活的道路,當時她獨自一人走在這條道路上,許多程序和功課她都必須一個人去完成,以一名拓荒者的身份,開拓新道路。


rosa
(圖:錢薇娟的招牌跳投。照片由錢薇娟本人提供)


因為教育,讓我的能力比想像中豐富

卸下球員身份後的錢姐,投入了教職工作,現正擔任台北市立大學女籃隊教練,對於「教育」球員,她可是充滿無限想法。錢姐說道,早期運動員生命週期較短,很早就退休,後來籃球這項競技逐漸蓬勃之後,運動員的生命週期越來越長,因此他們會全心投入在其中,反而覺得其他事情都不是很重要。錢姐進一步指出,近年大家開始反思:當你離開球場後,退下運動員身份後,你還能擁有什麼東西?


許多球員總覺得「我什麼都不會,就只會打球。」但錢姐說道:「運動員怎麼會笨?他們其實不笨。」然而在證實這項說法前,就必須談及教育的重要,當球員們在教育的過程中學習如何去做表達、討論,那麼其實他的能力已經不在只有是打籃球。


「我們北市大出去的球員不一定要成為國手,但你踏出校門時一定要很厲害。」這是錢姐時常向大一新生的精神喊話,期望他們在進入學校後的這四年,所追求的不是畢業門檻,而是品味箇中學習,汲取未來走向社會的養分。


DSC01437
(圖:錢薇娟與外籍教練Albert Kenyon Wagner在訓練後仍持續做討論)


號角響起,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

教育的重要不會只存在大學層級,必須從根本做起。球學聯盟的創辦,希望將運動賽事回歸校園,讓運動員可以在競賽和學業間取得平衡,這樣的教育理念倡導,對於台灣的籃球生態而言,是個起步,但想要成為風氣,或許還有一條漫長的道路要走,就如同錢姐的人生經歷一般,「我的步伐走得很顛簸,但我還是會走到,而且後面接續的人會把它修正的越來越好。


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。願我們今日的堅持,造就來日的美好。




延伸閱讀
【CX校友說】師承籃球 回饋籃球—吳永仁的場下哲學
【CX校友說】在這裡,有些事沒有變過-楊天佑
【CXL聚光燈】團隊紀律的魔術師-楊瑗玲教練
【CXL聚光燈】乙組的籃球路也能很不一樣-最佳綠葉 蔡和霖


在家就是放肆 Go Home & Win!


亞洲第一個區域化運動聯盟,結合學業標準、主客場賽制,第二屆招募中!
---blog-_-----1

Author image
關於 Li Ting Chang